「不看新聞會與世界脫節,看了新聞會與事實脫節。」

媒體的責任是什麼?報導真相!這是媒體基本的工作內涵,遑論責任,怎麼會成為問題?川普數度直接開罵:「這些人(媒體)從來不覺得害臊,但他們應該感到羞恥才對!他們一定認為他們的讀者都是笨蛋,隨隨便便就會忘記過去的報導出了多少次錯誤。」但媒體絕對不會退讓,自主建立「真實查核機制」,檢驗他們目標人物的前言後語。媒體工作者都是明眼人,那是什麼讓他們寫出不完全屬實的報導?

從前總統李登輝、陳水扁、馬英九到現任總統蔡英文,都有許多事件被認為沒有解決、處理不當,還有選前選後改變方向,其實對每一個人都一樣,當手中掌握的資訊不一樣,看法和處理方式都必須不一樣,川普上任後也不得不做了部份的轉變。每個人如果換位思考,細想負責處理問題的是自己,把每個細節前因後果、處理方式都詳細的列出來,也許自己會發現在詳細了解事件的始末、因果關係之後,一步步的處理過程中可能也會變成相同的處理方式。寫程式的軟體工程師或其他設計師也許能體會這點,當使用別人的模組函數時,一開始會覺得搞不懂為什麼要做這麼愚蠢的設計,於是決定自己來寫一套比這更容易使用更有效率的系統,沒想到在自己建置的過程中,因為因果關係,不知不覺也必須照原系統的方式去做。很多事不是當事人,在還沒了解事情的全貌之前,所下的判斷由於資訊落差,確實會有不同的結果產生。

狄波頓認為,憤怒能夠帶來激動人心及商業利益的效果,因此新聞就殘忍地對我們所需的撫慰置之不理;這句話大抵適用於政論節目。在這種類型的節目裡,名嘴們並不產製新聞,而是通過新聞產製憤怒,偶而竟然從評論中「迸出」新聞再加上辱罵,就讓憤怒升高為官司,官司回到臉書,又成為激動支持或反對者的憤怒,螺旋由是生成。

網路時代不必勇敢的挺身而出,宅在鍵盤前就可能改變「沈默的螺旋」成為「憤怒的螺旋」,然而,「憤怒」並未因此得到撫平,不能不面對一個嚴肅的事實:「憤怒的螺旋」還在擴大中,人民批評政府並沒有具體作為化解衝突,選民為了政客違反競選承諾就憤怒,因為他相信選舉不應涉及欺騙(這顯然無稽);新聞要做的不是消除憤怒,相反的,而是提供幫助的證據,證明你所有的憤怒其實本來就是不完美人類的常態,好讓你心平氣和的接受它。

台灣民選總統(不論藍綠)真的沒有能力處理藍綠統獨左右乃至世代的不同憤怒嗎?憤怒是一種極容易傳染的情緒。政論節目名嘴臉紅脖子粗地罵人,也牽動起觀眾的情緒,受影響而看法不同的觀眾也接著互相在網路媒體互相爭論,社群網路輕易就讓憤怒擴散成為病毒。

媒體做為承載社會不同意見、各種情緒的平台,愈是民意激憤時,愈需要冷靜客觀公正,結果我們的媒體反而成為引爆者,在台灣民主自衰自毀的過程中,很難脫逃於助紂為虐的角色。

台灣這麼小卻具體而微地呈現民主陷落而媒體崩壞的全景,憤怒加深焦慮,而焦慮助長憤怒,媒體訊息的仲裁者是需要的,但公正到讓全部人滿意幾乎不可能,但應該儘可能讓每個人生活更和諧,世界才會因此更好。

這也許就是台灣有太多憤怒情緒四處擴散的原因之一:
問: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到底哪裡不同?不是都保證言論自由嗎?

答:當然,不過,中華民國憲法也保證言論後的自由。包括你憤怒的自由。

蔡英文就任未滿一年,挨得罵不比馬英九少;蔡英文不必怨嘆,可以確定她受的氣,她的繼任者不論是誰也必不會少,台灣的民主還沒有因為憤怒而減損,但卻變的很難看,盛怒的民主會殺了曾經如此風姿綽約的台灣經濟,還有我們曾經一貫相信明天會更好的自信,當事實與自信不符,自信就成了阿Q式的想法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